3.18 摄影

我至今记得16年冬天那个早上。那时还住在三环边上一个小房子里,如往常一样早起上班,下楼发现已经下完雪了。

空气格外的好,干净,通透,在2016年的帝都可不是那么容易碰上。可能由于下雪的缘故,格外的亮堂。

我也不记得当时是否还有余雪,从小区巷子出来的刹那,发现整条街的树叶都变得金黄,黄灿灿的近乎红色了。人行道上也落了一层叶子,想必是清洁大妈还没来得及清扫。整条街都是亮亮堂堂的橘色的。

街上也没有车,只有几个行人漫步的走着。我半张着嘴机械式的迈着步子,走到天桥上,看着这熟悉而陌生的长街,脑子里面挣扎着要不要回家拿相机将此景拍下来。

最终没有折返,这也成为我最大的遗憾。

有了这份遗憾,我才明白摄影的意义所在。

0%